徐超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2月27日04版)
  極端組織“伊斯蘭國”近年來不斷擴充武裝,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等國境內攻城略地,逐漸被西方國家視作一支威脅不亞於“基地”組織的武裝。不過,一些安全分析師經過長期跟蹤研究發現,與“基地”組織不同,“伊斯蘭國”的戰略目標不只是建立一支能對西方國家構成威脅的武裝力量,而是還希望構建一個“社會”體系,將招募對象瞄準極端人士及其家庭,還有醫生、護士、工程師、律師和會計等“多樣化人才”。
  美國《華盛頓郵報》25日報道,“伊斯蘭國”與“基地”組織的重要不同點在於,“基地”組織雖然足跡遍佈不少國家,但它只是一支不具國家形態的武裝力量,而“伊斯蘭國”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攻占城鎮後,以這些地方為據點構建“伊斯蘭國”版本的“社會”體系。
  比如,他們利用被占地區的現有學校、醫院等設施推行自己的社會秩序。在被視為“伊斯蘭國”大本營的敘利亞城市拉卡,當地兒童被安排到學校灌輸極端思想,男孩年滿14歲後開始訓練作戰,女孩則學習著裝、家務等。此外,極端人員還在拉卡設立了一家產科診所,由一名在英國接受培訓、來到敘利亞的女性產科醫生負責運營。
  為吸引更多“極端家庭”到“伊斯蘭國”控制地區,“不差錢”的極端武裝會拋出誘惑。“伊斯蘭國”攻占拉卡後,趕走這座城市的20萬居民,將騰出的房屋分配給極端武裝及其家人。他們之中,不少人出身貧寒。
  “其他宗教極端組織會允諾你在來生享受美好待遇,”美國馬薩諸塞大學研究恐怖主義的教授米亞·布盧姆說,“‘伊斯蘭國’同時承諾你現實和來生都會享受美好待遇。”
  布盧姆說,不僅如此,“伊斯蘭國”還借助社交網絡為每個“極端家庭”招募能夠掌握水、電、食物等家務活兒的“保姆”,為此開出每月高達1100美元的薪水,這在敘利亞國內可算一大筆錢。所謂的“薪水”開支,主要來自極端人員搶銀行、走私石油和綁架勒索等犯罪活動。
  《華盛頓郵報》援引安全分析師的話報道,根據西方情報界估計,迄今有至少1.5萬人前往“伊斯蘭國”控制地區,大部分來自突尼斯、沙特阿拉伯、約旦等阿拉伯國家,也有幾千人來自西方國家。
  社交網絡一直是“伊斯蘭國”招募人員的主要平臺,其發佈的各類宣傳視頻也可謂精心製作。
  《華盛頓郵報》報道,在近期出現於網絡的一些宣傳視頻中,“伊斯蘭國”展示了武裝人員推孩子盪鞦韆、分發玩具和糖果等“親和”內容,顯然是為了給潛在的女性招募對象一種幻覺,即她們的孩子在“伊斯蘭國”控制地區能平安生活。
  事實上,這種粉飾與實際情況有天壤之別。一些來自敘利亞和伊拉克的報告顯示,生活在“伊斯蘭國”控制地區的人們長期面臨缺水、斷電、缺少食品和藥品的痛苦。
  根據聯合國先前發佈的一份調查報告,“伊斯蘭國”極端人員在控制地區對女性犯下不少暴行,尤其壓制少數族裔女性,限制女性教育、出行,擄走未成年少女充當性奴,還以各種理由對多名女性實施石刑處決。
  (新華社供本報特稿)  (原標題:“伊斯蘭國”註重招募“多樣化人才”)
創作者介紹

遊學

duabxy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